【目失症】暗(二)

成美主场~

我要放一小颗糖~

改了一下tag 轻拍←w←

原梗见图  http://imglf2.ph.126.net/Y075Q4LvwMR-ub3oeSZmSw==/6632114500768386221.jpg


环境的黑暗终究只是暂时的,永恒的黑暗存在于人的心底。

这句话是从哪看到的,已经不记得了。但无论在什么时候,哪怕是在某个“领导”闲的没事要求提高精神素养背名人名言的时候,蹦出来的也总是这句话。

也许这是我自己说的呢。

薛洋现在心情很好,对着空气也能不自觉地笑起来,露出两颗显眼的小虎牙。

他的礼物已经到了,他为此付出许多心力,就是为了得到这份礼物。

他没有回过头去再一次仔细观察那副面容,因为它已经在心里描摹了无数次,熟悉至极。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都认真刻画在脑海里,那是他用自己的眼睛所记录的画面,而不像现在这样,透过机械的冷硬质感去凝视。

他单手抚过自己的右眼,好像将一段永远也追不回的记忆封存起来。


一个人的生命往往会分成两个部分,中间有个转折点,泾渭分明。

薛洋的人生,大概分为“薛洋的场合”和“薛成美的场合”。尽管后面那个名字曾被他唾弃了很多年,还是忍不住把它从废纸篓里拾起来,揩净上面的灰尘。

中间那个转折点,叫晓星尘。

他第一次遇到晓星尘的时候,用的是“成美”,得到了对方一个有点感叹的笑。

“这个名字……起得还真是……很有水平。”

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寓意相当美好。

但念出来怎么听都很奇怪啊。

他是在一条黑漆漆的巷子里看到对方的,就像他之前的人生被寒光斩断。薛洋觉得那是在自己十几年的人生里看到的最亮眼的一束光,毫无理由,让人仰慕让人追求。

前因、后果、经过。

一切都不必多言了。

一顿饭之后,薛洋明白了,生命存在的意义,只是为了让我遇到这样一个人。

一个平和、安详、没有寒风和伤痛的夜晚之后,薛洋决定了,让他永远的,在有限的时间里,彻底属于自己。

所以他在太阳升起之前离开,走上了一条绝对无法回头的路。


薛洋是从前暗街上很出名的一个人,不过那是从前了,他十六岁之前。

后来他认识的人里很少有人知道他的过去,黑暗中的过去。那些人都认为他是棵好苗子,研究认真、严谨寡言、一丝不苟,只有在实验成功或项目有进展时才会露出点年轻人才应该有的活泼来。

他们很看好他,每次都惋惜这个人才不能长期留在他们那里。有一段时间,他像沙漠里的植物一样,疯狂汲取着底下的水分和养料。也许人生总是不公平的,他的天才,完全展现在这方面了。

催动着一切生长的,只有他自己知道。

幸好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薛洋,但世界上也只有一个薛洋啊。


他不相信什么睁开眼睛明天总是美好的,总要相信世间还有光明照耀着你的话。但在他进入宋岚工作的研究所后每天醒过来都是微笑的。

按部就班、一切有序。

除了他的眼睛。

一天天阴暗下来的,是整个世界。

但他不害怕,或者说,很久都没有过害怕这种情绪了。

很快他就会有自己的光了。

只属于自己的,把人晒得很温暖,绝对不用担心灼伤的光芒。

最终将驱散所有的黑暗吧。


新的眼睛非常好用,甚至样子都和原来差别不大,所以很少有人注意到。但他总觉得眼前发冷,机械造成的异物感难以摆脱。

“眼睛好疼啊。”

温热柔软的触感落在眼睑上,像亲吻一朵花新生的蓓蕾一样轻缓。唯一有触感的只剩下眼珠上方薄薄的一层,每一根神经都绷起来想要大声叫嚣而忍耐着不敢动弹。呼吸洒在眉间,沉凝的空气被吹得慢慢流动起来。

泛着光亮的模糊人影,唯有眉眼是清晰的。含着笑清澈如湖水的眼睛深深凝视着他,随后整个化作光点消散了,怎么抓也是徒劳。

“晓星尘——”

怎么,好像听到有人在叫他?

沉睡了很久的晓星尘眼睫颤了几下,睁开眼睛。

昏暗的世界里,骤然闯入一张急切慌乱的脸,拽起他的衣领,目光相接。

评论 ( 2 )
热度 ( 8 )

© 苏陵榕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