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 【目失症】(一)


原梗见图 

双道长/薛晓警报!!!

段子?最多不到十章大概

人物属于秀秀OOC属于我

还有,别砸我←w←



上午十点三十分整,世界是一片昏暗。

研究所三号实验室的灯光调整到最大亮度,穿透黑纱一般笼罩在眼前的暗,映入眼中。

晓星尘的视力毫无缘由地迅速恶化着。

开始只是偶尔会觉得模糊,慢慢的过了月余,视野内越来越暗淡,仿佛不知何处凭空生出一个黑洞将光线捕捉进去再也不放过。去医疗室的检查毫无结果——他的眼睛好得很,比那些经常需要佩戴护目镜的机械师更加健康——医师甚至委婉地叮嘱他最好再去一次斜对面的心理咨询室。

其间他请了三天的假。

在经历过初期的惊慌失措,无能为力的压抑之后,他却忽然平静下来了。

没有什么值得畏惧的,晓星尘摩挲着手中的笔杆,慢慢想到,也许只是本就该来的事情来得迟了一些而已。

让自己失明的理由。

会为之紧张慌乱的人,也已经不在了。


“白雪观”是一座研究基地,准确说来,是一座曾经的研究基地。它所进行的研究不多,因而经费也并没有很多,从始至终都是不太起眼的一个。

但这些都是两个月前的事了。

现在还坚持立在原地的只有一片废墟上残存的几根承重柱。

由内而外的爆炸完全摧毁了这幢建筑,数以万计的实验记录,最新的研究成果,连同里面未曾离开的研究人员,都变成了这片土地未来的养分。

晓星尘远远站在隔离带外,等着工作人员核实身份信息。天边偶尔的飞鸟都不能从这里停栖一下,被化学药剂的气息浸染太久,这里的一砖一瓦都散发着生人难进的味道,哪怕它已变成残砖碎石。

一定很寂寞。

不能让他留在这里了。


“教授,您真的要走么?”

女孩的声音就好像要哭出来一样,尾音颤颤的扬起来。

晓星尘揉了揉她的头发,让她抬起头来看着自己,奇异的白色眸子里已经盈满了水光。

“哭什么,再哭就不好看了。”他停了停,似乎在想该说什么才能安慰一下她,“我去治治眼睛,要是治好了就回来。

别哭了,以后的研究项目就要你来担了,怎么还跟以前一样呢,要做出点成绩来啊。”

阿菁擦了擦眼泪,站直身子,欲言又止。

如果眼睛治不好,教授你是不是就再也不会回来了呢,是不是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她没敢出声,但这个问题就像小时候孤儿院里一遍又一遍的钟声一样,重重的回响在她耳边,一刻不停。

但是这一次没有人能再把她带出来了。

晓教授和宋先生都要离开自己了。

真的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子琛,你们什么时候才能休假?”

“大概要等这个项目结束,快了,只剩一些细节还需要完善总结。”

“到时候我们可以出去走走,阿菁最近想外面想得不行,我也想去看看了。”

“你们的时间怎么安排?”

“我还有很多假期可以用,不过要快一点。”

“想去哪里?”

“北边,有极光的地方吧,雪原上,很多年没看见雪了,我都快忘了下雪是什么样子了。”

“据说很久之前,这里也会下雪的。‘白雪观’的名字是从古至今传下来的。说道雪,前几天这里来了个研究员姓薛。”

“有什么问题吗?”

“他好像认识你,从前你去大学里做讲座的时候。”

“可能吧,确实有几个很有意思的学生,兴趣很深,特别喜欢提问。”

“不是,总觉得有点别扭……算了,阿菁也要去?”

“啊?是啊,难道要让她留在研究所吗?”

“很久没和你单独出去了。”

“经常会忘了我们都认识很久了,以后还有时间,等阿菁能接手实验室,我就该休个长假了。”

“好。”


视力恶化的第四十二天,眼前黑雾朦胧。

报告书前天递上去了,今天就会有回复,只不过不是告诉别人的休假报告,而是一份辞职书。

晓星尘收拾好东西,门就被人推开了。风冷冷的刮进来,让人浑身一凉。

“教授,您要走么?”

非常标准动听的嗓音,如果单凭声音吃饭想来也不是难事。

晓星尘下意识眯起眼睛,眼前的黑雾在目前的光线下是看不清的,但他知道这不是研究所里的人,或者说,绝不是自己熟悉的人。

“我到今天才来见你,你就要走了。”

什么来见我,我并不认识你。

“你不能走。”

“抱歉,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话还没有说完,他忽然僵住了,手腕被猛然捉住又是一凉,只来得及看清一点银光闪过。

“没有,你不能走,我可是费了很大的力才来见你的……”

后面的话,渐渐模糊掉了。

眼前彻底黑了下去。

TBC

评论
热度 ( 17 )

© 苏陵榕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