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道长】 入画04 有BUG一定提醒

04. LO主脑洞简直……别拍

 

“你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帮我……找我姐姐……姐姐……”

“你别过来,别,别过来……啊——”

 

“城中似乎不是那么太平啊。”

晓星尘随手拨开额前几根乱发,轻轻点了点头。

“有血腥气,还有一点别的东西。”

“味道这么大,想必此事不小,且向城中居民打听些消息吧。”

他们沿水路向东南方向走,正到了安河下游最大最繁华的一城,安阳。本以为跋涉后能稍作歇息,不想一入城便闻见这血腥味,普通人可能没什么感觉,但此二人五感灵敏,更别说其中还有一股异样的味道,就是想装作不知也难。宋岚一进城就紧紧的皱了眉,想来此事不平便一夜也别想安寝了。

晓星尘见对方神色不好,亦有些无奈。相处多时,他早已领教过了,这宋道长千好万好,唯有爱洁一条根深蒂固不可改变,且其平生最不喜血腥浊秽,多年来坚持做这除魔歼邪之事虽为本心,但着实令人敬服了。

“你我且分头去问问吧。”

比安陵宽阔一倍有余的长街上,人们只见一黑一白两道人分道而行,各往两处去了,那两人风姿卓绝、仪容俊美,倒平白引来不少叹息。

“我说,这位道长啊,你也是随着那‘阴虎符’的消息过来的?哎呀您赶紧走吧,听我一句劝,再不走啊就和前面几个一样没命了!”

“怎么,这里有阴虎符的消息?那些死者也是为此而来的?”

“可不是嘛,常家和常山寺打算放出消息来,说得了那东西,邀四方修行有成之人处置,如今消息才刚放出去,大会还没办起来,便已死了三人了,还包括常山寺一位高僧呢。”

阴虎符,是从前夷陵老祖祸害人间的东西,这一点为各家所共知。然自其不知所踪后一直下落不明,传言道制虎符的玄铁曾有阴灵栖身,至今依然存于其中。

然而,晓星尘并不知道这些,只觉得能害三条人命,无论何物都不可轻易放过。

“都是些虚无缥缈的东西,谁知道不是有人故意而为呢,装神弄鬼罢了。”

“话不能这么说,这位道长啊,你还是快些离开吧。”

听着街上算命的老头反复劝说,想必是他有几分真材实料灵感甚强,已经感受到城中不同寻常的气息了,倒是一旁卖肉的屠户嗤笑起来,说大惊小怪,转而便吹嘘起自己从前自己是行夜路捉鬼的经历来,引得众人大笑不止。

五文钱买了两个烧饼,在长街上随意看了看,宋岚便从对面回来了,二人交换了一下消息果然是差不多的。

“这次倒有些棘手了。”

“原来,也有子琛觉得棘手的时候啊。”晓星尘似感叹地道,非怪他如此,只是这一路行来,凡种种所遇还未有让宋岚觉得难办的,对方处置精魅时的游刃有余还让他暗中自省起来。

“常人只道夷陵老祖在时可驭使鬼灵作乱,都是传言罢了,但那阴虎符我早年曾见过一回,实为封镇之物,里面的东西却是非同寻常,像你我这般存在,远远便能感受到其中气息。”

晓星尘一时无言,倒不是为那阴虎符,而是惊异于原来宋岚可以一连不停说上这么多,自二人相识来还是头一回,不禁心下微动,强自压下嘴角那点笑意。

“这……却也不能放任它,我们还是先往常山寺去,看看具体该怎样行事。”

 

原本香火鼎盛的常山寺,现如今只有稀稀疏疏几人在内。

迈入山门,只见铜炉里零零散散插着几根线香,要燃不燃,要灭不灭,以二人感觉来看,这里依旧萦绕着淡淡血气,竟是连积年的香火也压不住,可想见此次之事绝非小可。当即便要拜会方丈。

待到方丈匆匆走来,晓星尘手中的霜华竟在鞘内嗡鸣起来。

“方丈刚才可是在料理死者后事?”

方丈讶异他竟如此直白,待看到他手中剑后便明白几分,合掌道:“正是,事发突然,常施主的尸身暂且停放寺内,老衲为其诵经,愿其早日超脱苦海。”顿了一下,有道,“看二位施主也不似常人,不知所来为何?”

“霜华有灵,此时作恶的必然是个厉害的阴灵鬼物一类,不知方丈可愿我二人助力,尽早除灭祸害,也免得百姓忧虑。”

“这……如此自然甚好,只是……事非寻常,恐二位有性命之危啊。”

虽说这话的意思是怕有危险而劝阻他们,可看方丈脸色却是很希望多两个强大的帮手,毕竟是修行之人,这点看人的眼色也还是有的,倒不怕二人是沽名钓誉之辈。

“无妨。”

宋岚淡淡抛下二字,欲去看那死者尸身,也好多些线索。刚刚抬脚,就被方丈拦下。

“请施主先到大殿等候,既要查明此事,还须合众力而行,常氏子弟正在后厢,待诸位相见后再商议一妥当办法,方为正解。”

命案已发两日,官府未有行动不说,却连个具体办法还要再行商议,常家空有势力,却是个不成事的。宋岚不禁皱了皱眉,但碍于方丈之言,只好与晓星尘暂到大殿等候。

殿中很是清冷寂静,只有一小沙弥在。

宋晓二人本不信佛,但因着人命关天不可袖手旁观,因而各在殿中上了三柱清香,却见那烟气袅袅盘旋,无风自动,最后竟缠到一处去了。一旁看管灯油的小沙弥看看二人又瞧瞧那烟,合掌道了一声佛号。

“二位施主命里缘分相缠,故而有此异象。”随即他又有些疑惑的挠了挠额角,“不过这情形怎么比世俗里有些夫妻还要明显呢?”

宋岚面色不动,淡然道:“我与星尘相交莫逆,自是如此。”

晓星尘轻咳一声,似要驱散刚刚不知为何涌起的一丝尴尬,却忽然想到,初见宋岚时自己为他算的那一卦。又有一种难以道明的感觉在心间弥散开来,全然不同与往日与对方同行时的坦然自若,于是他微微偏头向宋岚看去。

那一刻,恰好宋岚转身。

四目相对,静水生澜。


这章拖了好久,中间还去摸了个薛晓的鱼……

有几个脑洞总怕最后圆不回来Orz……

评论
热度 ( 6 )

© 苏陵榕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