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体】[薛晓现代paro] 和自己差异很大的恋人是怎么认识的

小星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看不下去或者接受不了就点×吧

OOC警报

如果拍,请轻拍,手下留情


【知乎体】【薛晓】和自己差异很大的恋人是怎么认识的

『题主认识男朋友是在大学里,他和我大概就是完全相反的两种人吧,特理性,思维直得都不大拐弯儿的那种,但题主是典型的二蠢少女(没错我永远都二八芳龄),文艺起来也是不要不要的,但我们俩直到现在都没因为性格原因吵过架(说面瘫和死蠢吵不起来那个你站住!),所以想问问大家和性格差异很大的恋人是怎么认识的,相处是什么感受(对我就是来秀恩爱的别拍我<( ̄ˇ ̄)/』

 

 

清风拂山岗,明月照大江

 

好久不上网了大家还是都这么活泼。

我朋友都说CCTV应该选我参加感动中国,就叫“拯救迷途少年,你就在路上”。

说起来和他第一次见面真是戏剧化的。我现在是个大学老师,认识他的时候还在读书,我们差了好几岁,不过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即使他不是我的学生,他也是我“育人”这方面最好的成果。

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是在学校外面不到一公里一个很偏的巷子里,我家就在本地,平时坐公交回去。当时是深秋,出校门的时候天都黑了,我本来在路上买了点面包沿街喂猫(我们学校附近有好几只猫,秋冬不好找吃的都是学生在喂,长得还挺圆的),路上被人拖走了。

真的是拖走,用围巾捂住嘴的那种,事后想想背后一阵发寒,假如当时不是他出现可能我现在就没法发帖了。

我们这儿治安一向不差的,所以我才敢天黑了还在街上慢慢走。

那几个是个流窜的抢劫团伙,结果我挣扎的时候把一个人脸上的口罩给扯掉了,这里我提醒大家一句,遇到类似情况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因为本来他们可能只是想要钱,但一旦被看到脸可能你就有生命危险,一定要注意。

当时就是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中国人民终于发出最后的吼声……不是,想到上面那点后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因为这个巷子很少有人走,像我这样的本地人都不常去的那种,我以为一切就要结束了。

这时候从墙另一头跳下来一个人。没错,是直接跳下来的。

接下来的场面大暴力了我就不多说,一言不合(其实一句话都没说)就开打。后来他告诉我那天他养的猫死了,又遇上……心情不好,一看地盘被人占了不知道要干什么所以直接上了。

真是太简单粗暴了。

他打伤了那些人之后就到我面前来,把我从地上提了起来。

这时候我才看到他的脸,眼睛很亮,笑起来有两颗小虎牙,仔细看还是挺可爱的,长的很嫩应该还是个高中生。

但他看人的时候会给人一种特别邪气的感觉,大概是相由心生?不过我刚经受了很大刺激,处于一切都不过脑子的状态里,所以并没有感觉到本能的预警(事实上我直觉很准)。

然后他就跟我说,他今天算是救了我,但他心情很差,要我要么以后离得远点别让他看见否则后果自负,要么……没有第二种选项了。我当时没反应过来,就下意识的笑了笑,不知道触发了什么开关,然后他就倒下去了。

我在那愣了半天,把他带回家了。

他穿了黑衣服,天又黑,回家一检查才发现他身上有伤,具体怎么样不说了,足够让一般人在床上躺个几天,而且那个包扎……曾经应该很严整,但被糟蹋得差不多了。

他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干脆利落地打到那几个人完全出不了声。

说到这可能有人能明白了,他原本所在的世界就是平时我们接触不到的那一面,简单说,他的性格就是随心所欲,我们认为的束缚对他而言什么都不算。我很庆幸自己能遇到他,如果换了别人,我们可能都会沉沦于黑暗中,至今我仍在感谢那一天自己把他带回家的决定。用文艺点的说法,我们是彼此的星光,于暗处照亮对方。

咳,跑得有点远。总之我们的认识很戏剧化,甚至很狗血,但意义非凡。

突然觉得写的有点沉重,说点日常吧。

虽然他的生长环境比较特殊,但他还没有被影响到底。

因为比我小所以有时候会撒娇,嗜糖如命,特别爱吃糖,如果我不看着,一铁盒(商店礼品装)阿尔卑斯他能在一晚上解决掉,像小孩子一样,不给糖会引起化学反应。有一次我问他,为什么这么喜欢糖,他说,因为第一次有人单纯对他好给他东西,就是我带他回家那天晚上,重新处理伤口的时候怕他疼(当时我不知道他的身份),给他抓了一把水果糖。

他就像猫一样,被伤的太久了就谁也不信,但如果谁对他真的好,他愿意装乖跟你回家缠住你不放,完全占据每一寸地盘。

他愿意为我收敛爪牙,愿意改变自己的生活,融入一个非常陌生的世界。

虽然我知道有很多只是在我面前表现出来的,对别人还是和从前一样,但我还是很高兴,他愿意为我做到这一步。

看起来好像是我照顾他(确实是),但有很多都是他在教我。毕竟我原来也是条件比较好,所以对社会了解不深很单纯的人。

我作息很规律,早睡早起;他作息也很规律,晚睡晚起。一开始我们和倒时差似的,而我们都非常希望把对方拖进自己的规律里去,后来我请了两天假在家里把他的作息改过来了,现在有时他起的比我还早了,但晚上热牛奶催他睡觉的人还是我。

牛奶里还要加块冰糖。

他生病的时候大概是他最温顺的时候了,都能用“乖巧听话”来形容,虽然这个词和他几乎不相干。一点都没有平时的样子,浑身的刺都软了,还会特别可怜兮兮的看着你让你陪他,虽然你知道那是装的,但还是忍不住坐在床头握着他的手,什么都不用说直到她昏昏沉沉的睡着。不过他体质很好,更多时候还是他一脸不耐烦地把药塞到我手里在把我塞进被子里,无论有什么事都不会离开。

我不能解释什么叫相爱,但这种全然的信任和平静相伴彼此的感情使我沉浸其中,这样就足够了。

无论差异有多大,只要他愿意陪着你,愿意为你改变自己,那一切差异都不是问题,就像我们这样。

@糖都是我的 

有些话,只能在这里说,当面是说不出口的。

比如我爱你

想一直都陪在你身边

不要分开

 



评论 ( 8 )
热度 ( 34 )

© 苏陵榕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