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道长】 入画03

03.

雪花纷纷扬扬地洒落在湖面上,顷刻便溶入了未结冰的湖水,凝就一片深湛的青色。

湖畔的凉亭,原本是专为夏日消暑而建的,靠近岸边的一侧种下大片莲花,在天气最炎热的时节,偶尔有清风掠过水面吹开层叠的莲叶,墨绿浅碧的色彩在眼前绽放开来,几乎将那素净的莲花完全遮掩住了。这时从深深浅浅的绿意中寻找初开的一朵白莲就成了一件极风雅的事,凡是到此的人无不自诩雅士,愿在自己或悠闲或忙碌的日程中耗费这一时半刻。

当然,在寒冬中,无论白莲还是绿叶统统都变成了零落的黑色枯枝。

偏偏就有两个不畏寒的人,无惧风雪,披上厚重的大氅来亭中对饮,若有画师在侧,想必仅凭笔墨也无法记录这如画美景。

晓星尘执杯步出亭外,雪花如绒絮般落入杯中,一如落入湖水的平静。

白雪落满他的发与肩。

宋岚从亭中望去便是这样一幅景象,那个拥毳衣仍显单薄的背影向着远方白茫茫的一片出神,杯中酒早已冷透。

 

初到观中时,并没有清扫干净的客房。

踏着沉沉夜色而来,眼眸微微亮起,只不过一边是浅浅的绿色一边是莹莹的白色。打着哈欠前来开门的小童早习惯了这尊大神早出晚归,只是微微诧异于为何还多了一人,却也不做问询就回归了梦乡。

二人只好挤在一间房内一张床上。究其原因,还是两个将风度温雅都刻进骨子里人谁都不能接受对方睡在地上而已。

这一觉就睡的有些沉了。

晓星尘觉得梦里有清淡悠远的茶香和花香混合在一起,缠缠绵绵地包裹住他,让他迟迟不愿从梦境中清醒过来。这还是下山以来睡得最好的一次。

宋岚梦见自己变成了一个画师,铺展开一张宣纸,把满天星辰绘入一个人的眼中,梦醒时还隐约能闻到笔端的墨香,却想不起那面容究竟是谁。

清晨起来,床上只有宋岚一人。

门被咚咚咚敲响。

“宋道长,师傅说他早上起来练功的时候兜里有两张符被风吹到你房间这儿来了。”

宋岚皱了皱眉。

“什么符?”

“师傅说是最近研究出来的,能把道行不够的妖打回原形,原来的封印符改进的。”

观主什么都好,就是这一点研究的爱好常常让人无奈,观中大大小小的妖有七八个,也不怕三弄四弄全折腾了自己人。

“你看见……”忽地想起昨天开门的不是这人,宋岚揉着额角道,“算了,我出去找找。”

这一抬手碰着头发才觉得不对,触感好像不是发丝。

把散下来的黑发拨到前面来,宋岚僵了一下,满头青丝上已有不少发梢都生了大小不一的绿叶,还有几个金黄色的、圆滚滚的花骨朵混杂其间。

…………

冬天已经到了,他的花期也到了。

“去找找门窗缝和墙上,符就贴在上面。”

短短的一句话,几乎是从挤出来的。

白雪观主研究出来的符,效果极好,作用范围也大,无论贴哪儿,方圆数丈内都有效果。当宋岚意识到晓星尘他也是妖,自然也会有影响时,抬手便摸到了床上一副卷轴。

昨夜晓星尘放在里侧枕边的。

下意识地,他拆开了上面的丝绦。

画卷在榻上展开,长出来的部分险些垂到地上,被他一下抓在手里,慢慢展平。

一幅寒江独钓图,只用墨色勾勒渲染出江岸远山和蓬草,一叶小舟轻飘飘地停在水面上,浓重的雾气中隐隐约约能看到垂钓的人影坐在船头。

以他的眼光看来,这幅画的灵气浓郁到任什么人都可以察觉的地步了,最后都汇聚在雾中那个垂钓的人影上。

“宋道长,符找到了!”

随着门外弟子兴奋的声音,一道白气骤然从图上冲出,灵气激荡聚做白影,宋岚眼前一晃,画轴脱手而出。

却是晓星尘刚刚从画中化身出来,正站在他身前,单手抓住那画轴。

两人贴得极近,呼吸可闻。

“弟子去交还师父,多有打扰,道长勿怪。”

门外之人走后,一室寂然。

晓星尘轻咳一声,向后一步垂首道:“在下道行低微,让道长见笑了。”

“观主做事,历来非常人所及。今日之事,本属意外。”

原来对方却是画中精魄,观其画面之意境深远,想必出自大家之手。

“这画……”

“道长你……”

二人却是心有灵犀一般同时开口,又同时停住,再道。

“你先讲。”

“道长先讲。”

晓星尘又默默低下头去,忍不住又再抬起,眸子里清晰倒映着宋岚的身影。

“此画乃家师昔年亲笔所绘,为在下本体……”他抬起手来又慢慢放下,有点想笑,又怕触及对方似的,只好规矩站好道,“宋道长头上,这是怎么了?倒是有生气的紧。”

“……”

顶着一头绿叶黄花还毫无所觉的宋岚宋子琛,平生头一次有了想夺门而出、顺便再揪着观主好好切磋较量一番的冲动。然而终归是没能走成,只得维持着淡定自若的神情向晓星尘解释:“受此符影响,再两月为我原身之花期。”

“昨夜似乎闻到茶香,亦有花香混合,淡而微苦。”

“……茶树。”

意识到宋岚有些尴尬,晓星尘又往后退了两步,坐在一旁。

“想必道长自然是爱茶之人,不知在下是否有幸与道长论茶。”

“唤我子琛便可。”

看着晓星尘因为自己的回答而眉眼舒展开来,唇畔隐隐带上一点笑意,连动作都放松了不少,宋岚也觉得不再那么局促尴尬,将发间花叶隐去,转身推开门窗。

“天光尚早,星尘与我可坐而论茶。”

 

二人相识,已有月余。

在观中,晓星尘很自然就融入众人中,甚至比宋岚更受观主那些小徒弟们的欢迎。白雪观主对宋岚带回来这么个人完全没有异议,就算后来知道了那是抱山门下传人、霜华的持有者时,也只是捋了捋白如初雪的长髯,拍了拍他的肩,对着宋岚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

“子琛,可有安排行程?”

“不如往东行,沿江而下,向东南一带去,南方多瘴,常化精魅袭扰人世。

 

 

非常没速度的一章,本来想让阿菁出场,结果算是发了个七夕糖

好想看头上长叶子开花的宋道长>3<

道长的品种是金花茶,南方算是老家~\(≧▽≦)/~

TBC


评论
热度 ( 8 )

© 苏陵榕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