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道长】入画 02

02.作者并没研究过用铜钱卜卦,所以一笔带过,请轻拍~

     如果有BUG请一定帮蠢作者指出来,MUA~

 

少年受到惊吓骤然回头,将要脱口的几句抱怨又噎了回去。

“宋,宋道长……”

后面那个一身黑衣的男人面无表情的目送着少年一溜烟地跑远,街口拐了个弯再也不见人影。

哦,转身跑出去时还贴着他半边衣袖。

晓星尘看着面前这个神情冷淡的男人抬起刚才被蹭到的袖子,甩了甩,掸了掸,再甩了甩,最后用手中的拂尘一扫才放下。

原来拂尘是这么用的么,受教了。

“咳,这位……宋道长,刚才是我的第一笔生意……”

惋惜着五个铜钱就此不见,他抬起头来直视这个搅了他生意的人,心里却骤然升起一股说不清的微妙感,仿佛有几分熟悉似的。眼前这个人,面容清俊,乍一看好像只是个青年,但若看到那双眼睛便绝不会错认,深湛如川,沉凝似湖。

“既如此,不如为我卜一卦。”

“道长想算什么?”

宋岚此时却是低下头仔细想了想,好像这个问题很是严肃,但他给出的回答却与此截然不同。

“随意,我不太信占算卜卦一类的。”

这人倒有意思,晓星尘险些笑出声来,莫不是因为搅了生意所以专来送钱的,这倒好,就算自己说算不出来,也大可以推说什么“心诚则灵”一类的话。

“那便算算前路吧,道长可否先借我五个铜钱?”

“……当做酬金?”

“不,只是卜卦占算之术,总要有个媒介。”

宋岚在刚刚的诧异之余,也生出几分无奈之感,这看起来一表人才还写得一手好字的青年看来也没什么道行,哪有出来算命反而现借客人铜钱的呢,自己也当是日行一善罢了。

由于铺了白布,铜钱掷出后落地时的声响并没有想象中的清亮。宋岚对于卦象不以为意,反而凭此机会打量起对面的青年来,青年穿一身朴素的麻布袍盘坐在地上,此时正低头看着铜钱显示的卦象,头巾被风吹得微微晃动。

晓星尘抬起头来,只见他眉眼温和如画,自然带一股清新之气,倒是颇有几分亲近之感,令人生出探寻的兴趣,心下莫名愉悦起来。

“宋道长……”他皱了皱眉,“此卦无解。”

宋岚暗想,果真是没什么道行又怕说的不准被人找,所以只能说无解了么,但比起那些张口就如滔滔流水只为赚得客人欣喜多给银子的算者来说,还并不过分。

他起身欲走,却被晓星尘开口唤住。

“算不出来,可能是两种情况,一则是你非常人,前路为天机掩盖,不得轻易窥探。”

宋岚颇有几分好笑的看着他,却见他不知何时拿了一长形物在手中摩挲,是一把剑。

“而另一种情况,则是你我前路有所牵扯,卜卦者不得算自身,自然我算不出。”

自看到那把剑起,宋岚的目光便凝在上面,连晓星尘的后半句话都没有听清。

“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什么?”

“阁下手中的剑,可是霜华?”

“是……道长知道霜华剑?”

“宋岚,字子琛,称呼子琛便可。”

宋岚一拂袖,解下腰间佩剑。

“此为拂雪。”

 

霜华拂雪,本为一位铸剑师先后所铸,因其材质取同一寒铁,形制相似,均携带寒气,传言能驱鬼辟邪,后人均将其视为一对。

铸剑师死后,霜华剑被其后人所得,后辗转多人,到了抱山散人手中,再不曾现世,而拂雪剑更是早不知所踪,江湖上也未有传闻。

不想,却是落在此人手中。想必他从未向世人公布,以致时至今日仍名声不显。

晓星尘的心情有些复杂,他刚刚为此人算前路未有结果,随即得知对方佩剑为拂雪,莫不是二人果真前路相互牵扯,既然如此,说不得要与他一路同行。

宋岚也是十分惊讶。

霜华到抱山散人手中后,世间再无传闻,如此说来,面前这看似普通的青年可能就是出自抱山门下,而抱山散人身为一散仙,门下弟子定然也非常人,这样一来,自己的身份怕也瞒不住对方了。

宋岚是一树妖,原身是山中一棵茶树,生于一处聚气之地,天长日久慢慢生出灵智,又在山中吸取日月之精,五百岁化为人身,来到人世游历。他看着安陵城虽小却山环水绕、民风淳朴,因此便歇在城外白雪观中。每年外出游历数月,遇妖魔鬼怪有为祸世间者便降而收之,再交与观主,这白雪观主虽声名不显,却有一门功法类似佛家所讲渡化之术,自可解决。

只是如今,遇上抱山散人的高徒,却不知该当怎样了。

晓星尘在山中,有些事传不到那里去,但宋岚在尘世中自然是清楚得很,抱山散人出山的徒弟有两个,一为延陵道人,不知为何发疯惨死,二为藏色散人,嫁与江家魏长泽后二人于一次出游中双双失踪,至今杳无音讯,只留一子被江氏抚养长大。

因此,得知晓星尘亦为抱山门下后,宋岚首先感受到的却是一丝不安。

他渐渐能嗅到来自对方身上一份属于同类的气息了。说起来,还是道行的问题。晓星尘修炼至今满打满算不过百年,而宋岚没有他人辅助,化形时已五百岁,感官灵识自然更为敏锐,本能地便会识别出对方身份。

“宋道长?”

宋岚一恍,才发现自己在原地出神太久,已惹来对方疑惑了。

“无事。”

他沉吟片刻,心下已是做出了决定,便开口道:“冒昧打扰,不知星尘落脚何处,欲往何方,可否与我同行?”

晓星尘似乎是笑了下,低声道:“不瞒道长,在下今日入城,身无分文,暂未寻到落脚之处。”

“既如此,随我回观中暂歇可好?”

“打扰宋兄了。”

“不会,”宋岚一转身,唇角带了一点细微的笑意,“想必观主他们也会喜欢你的。”

方才我见到你时,亦感到亲近愉悦。

 

宋晓二人走后不久,街那头走来一个身形挺拔的少年,一手抓着一个荠菜包子,边吃边用目光搜寻墙根巷角,一边在心里忿忿。

宋道长一来自己怎么就跑了呢,虽说他那张冷面有时是有点唬人……

今日这事若被院里其他人知道,定要以此为话柄嘲笑两月了……

也不知道,那算命的先生还在不在,啧,那人长得可真好看啊……

失望地寻过整条街上,仍未见到那人的身影。

此时,从他身后响起一个甜甜脆脆的女声来。

“卖货了哎,胭脂水粉珠花香袋,还有最新的妆样子和花片儿——”

 

TBC

卖货的小姑娘是谁呢,应该很好猜吧

心塞塞的路人少年:说好给我算命你居然和别的男人跑了,哼(#‵′)凸


评论 ( 2 )
热度 ( 6 )

© 苏陵榕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