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道长】入画 01(补完)

手速慢Max居然还敢拖延症Orz……明日何其多啊……

人物归墨香太太,OOC归我

01.

自从有了灵智起,晓星尘从未下过山。

这座山不高,却也云遮雾绕,颇有仙家风采,若是让旁人知道了,必然要灌一口茶,再用折扇敲打着桌面评价一句: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可不是么,他的师尊抱山散人,便是一位声名赫赫的仙人。

咳,是一位名扬千里的散仙。真正的神仙高高坐在天庭上,隔着十万八千里的天光又有谁能看见呢,人们也只是在幻想和祈愿中才提一提他们罢了,哪里比得上真正存在于人世的散仙让人来的景仰敬畏呢。只可惜虽然大家都知道有这么一位大能存在,这抱山却从不现于人前,多少想去寻一番仙缘的人,只能对着南方一望无际的莽莽山脉叹息了。

不仅如此,就连抱山门下的弟子,也几乎从不下山的。

说是几乎,自然就有例外。晓星尘的一位师兄一位师姐便是苦苦求了师尊放二人下山去了,自此后,再无音讯传来。【注】

活到近百岁上,这山中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已被晓星尘琢磨透了,饶是性喜平静淡泊,也不禁想要下山去看看人世,于红尘里走过一遭才不枉此生,只是师尊点化教导之恩深重,令他难以轻易开口。

就这样心思纠结的过了数天,此一日,师尊却单独将他叫到了茶室中。

“星尘,近日来神思不属,可是于修道一途有何疑惑吗?”

伴着茶水淅淅沥沥的声响,他自是无法隐瞒师尊。

“不是,师尊,长久在山中不知世事,徒儿想下山去看看。”

室内一静,浅浅的茶香逸出来,缠绕在衣襟袖口久久不散,青碧的茶叶已缓缓沉入水下去了。晓星尘心中不免略有些紧张。

“你可知,你原身为何?”

“徒儿本是师尊笔下一幅画,经师尊点化才有了灵智,又得百年悉心教导,至于今日。”

“是,你本是我画就的,当时我还未归隐山林,在红尘中纠葛,直至来到这抱山精研道法才将你们一众师兄弟点化,不想你却仍是沾染上红尘,不能陪为师在山中闲云野鹤了。”

“师尊……”

抱山散人微微一笑,抬袖止住他要说出口的话。

“罢了,下山未必不好,况你天生沾染尘缘,说不得机缘就在人世中。你若要去寻,明日便放你下山吧,只一条,非有大事不必回山,莫要让师弟们也兴起此念,搅扰红尘。”

“……徒儿晓得。”

饮罢那一壶茶,次日一早,他便拿上佩剑“霜华”并几件衣物下山去了,只是山上没有银钱,到了人世,也只得走一步看一步。但他毕竟不是人,那饮酒饭食之类,不需也可,倒还不至于太过担忧。

离开抱山时,有一早起的师弟送他至门口。

“星尘师兄,你是否也会像延陵师兄和藏色师姐那样,一去就再无音讯了呢?”

晓星尘回头看了一眼,师弟抬起头,眼眸在山中湿润的晨雾中黑黑亮亮。

“我也不知道……你们,照顾好师尊……”

话音未落,他就转过头去,大步朝山下迈去,雾气遮掩着周边景物,渐渐地就连身后的山门也看不清了,似乎天地间只剩下前方的道路。

他隐隐有种预感。

自己这一去,大概再不会回来了。

 

距离晓星尘下山已过去几日了,他一直沿着人迹较少的乡下行走,到了夜间干脆宿在林中,反正他是个妖,跟随师尊多年,轻易不会被山精野魅所害。偶尔他向乡下的人家打听打听道路,也听到一些关于豪商贵族的逸闻趣事。

听说这陆上最富有的商家乃是金氏,人家连家袍都是用丝线混杂了金丝绣的。【注】

听说武林里聂家使得一手好刀术,无人能敌,可惜历代家主都是天妒英才命不能久。

听说自从去年从江家叛出的夷陵老祖被各家联手解决后整个世道都太平了不少。

如此种种或真或假的传闻,就连此等偏远的小山村也是传得有眉有眼,倒是让晓星尘下山后的生活也多了几分趣味。

原来这就是人世,与山上不同的,充满了柴米油盐酱醋香,真实和虚假都掺杂在一起纷纷扰扰遮住人的眼,不过才几日而已,自己竟也对这种氛围十分熟悉亲近了。原不得师尊轻易不让他们入世,想来也是怕他们在其中迷失了自我,再也无法于修道一途前进吧。

如此想着,他也一边继续前行。这样一路慢悠悠的走着,很快就到了一座小城边上,此城名为安陵,人口约有万余,四面环山,有一安河从城外绕经,倒是个山清水秀,民风淳朴的好地方。城外五里处有个道观,名为白雪观,不知何年何月所建,只知道历史悠久,却不是那等观景游玩之地,因而少有人造访。不过据城外的几个村子传言道,白雪观内有几位道长,虽不知年岁几何,降妖伏鬼倒是极有一手,也因此这安陵城中少有祸灾。

因他提及“降妖伏鬼”一说,晓星尘身为一画妖,自然也要避之而行,切不可惹上那等不分青红皂白便视妖为祸定斩不饶之人。因他在城外,倒不如进城先探听一番消息再做定夺。

此日仿着周围人形状用术法变幻了牒文路引,进得城中,自然不能像往日在山林中一样随地打坐歇息,也要去客栈寻一间客房,只是晓星尘从山上来,哪里有什么银钱财物,又不好像之前那样变出银子来哄骗店家,这倒是犯了难。

想来想去,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干一份工赚钱。

因他是初入人世,有很多职业如那跑堂伙计也做不来,又想到昔日在山上时,师兄弟之间也曾学过卜占之术,只好在街边寻个无人巷口,用旧衣变出块白布,上书“卜卦算命”四字,去街边摆了个摊儿来糊口。

“哟,这安陵城中何时到来了个算命的?”

放下身上的挑担,大大咧咧走到摊前的少年衣衫半旧却十分整洁,但一头黑发却是乱糟糟的,呲出一口白生生的牙,把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今日才来贵地,小兄弟可是要算命么?”

清亮温和的声音听到少年耳中如山中一道清泉潺潺而下,泠泠作响,不觉让他愣了一愣。

“哎我说,我见人家别的算命的都是瞎子,怎么你眼睛这么好却还干这个呢?啊我知道了,看你这衣着打扮也不像乡里人,难不成是家里破落的富家公子哥儿么?”

“倒也不是,你可要卜一卦么?”

似乎被他这平淡语气弄得有些无趣,少年咬了咬指甲道:“看你可怜,就照顾照顾你的生意吧,先说好,这价钱可能有五个铜板,不能再多了。”

话音刚落他便像咬了舌头似的,在心里抽了自己一巴掌,五个铜板可也不是小数,能在街东头老纪的包子摊那买三个包子呢,怎么就鬼迷了心窍呢。再抬头一看对方,这相貌生得可真是好,一双眼睛明亮如星又温润似水,听他道了一声“无妨”,一时又是怔然。

“你想问什么呢?”

晓星尘也不知他人卜卦时是怎么摆样子的,便直接问了出来,只看见对面的少年有点发愣。

正当此时,一道低沉的声音从少年身后传了过来。

“这字写的倒是不错。”

 

 

注一:本文私设,抱山散人对徒弟下山的态度不是反对而是不赞成,至于为什么我也很好奇

注二:村里人听说的和实际情况肯定有差异啊哈哈哈,金家的家袍当然掺金线的是花纹不是整件衣服【虽然我觉得这个没啥好注明的……】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5 )

© 苏陵榕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