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长白起灵归【断网随笔】


北京时间2015年8月17日下午3时26分,我打开WPS想要写点什么。

今天是一个很特殊的日子,起码对于一部分人来说,特殊、重要、值得纪念。

 

我始终感到非常的遗憾,对于自己现在依然在家里坐着,而不是身在长白山这一点。大概是上一周,在微博上看到了“八月长白起灵归”的话题,仔细一看关注的人原来有1.7亿之多,(第二天变成了1.8亿)当时觉得有种看到同好的欣慰感。

我看盗笔是在初二的寒假,,2013年,实际上非常晚啊(从此一路站瓶邪)。当时是借的同学的书,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看了上部没下部的感觉实在很揪心。虽然看得晚,但我都是一本四五遍的反复过,因为三叔写的内容需要我一遍一遍想才能勾勒大致的细节出来(对,我说的就是那些地点环境包括什么海猴子和禁婆的长相之类的……)。

平心而论,我应该是个原著粉,长势良好的一颗稻米(严肃脸)。

 

张起灵刚出场的时候好像就是一脸的高冷,当时我的心理活动大概可以这么概括:

高冷,面瘫,谁来跟我打赌他是主角(之一)

等等这怎么好像“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的节奏

……

吴邪起绰号的功力真是一流的,从此以后再能没能忘掉“闷油瓶”三个字。然而每次看到这个名字都能脑补出小哥在卖萌啊(可能因为我家输入法皮肤就是小哥拿小黑金挑袜子,咳……),“闷”这个字简直深得其精髓需要开启一下语文鉴赏模式来分析……

仔细想想,小哥沉默寡言冷静强大的形象原来从一开始就扎根在脑海里了。

然而我记得三苏在描写的时候曾经用吴邪的口吻形容失血后的小哥像女人一样,嗯我真的没有笑,看我诚恳的眼神……话说点炒肝什么的小三爷真是善(ren)解(qi)人(shu)意(xing)体贴入微。

然后,胖爷的出场简直精彩的让人目不转睛……

咳,这就是为什么我无论如何都不觉得盗笔恐怖的地方,因为从一开始就有这样三个主角让人吐槽都来不及啊(对对对请叫我主角预测仪)。

然后我就愉快地开启了“围观祖国的好少年深陷盗/墓/团/伙,与不科学生物斗智斗勇”(划掉)阅读模式。

 

我总觉得闷油瓶身上有种别人都不具备的特殊吸引力,能隔着书页吸引人的目光,并且随着剧情发展愈发强烈。

一个浑身都是谜团,作者还就是不写出来的人。

在看《秦岭神树》的时候我就一直有种惴惴不安的紧张感,非常认真的找它和前面故事的联系,结果从头到尾都没找出没多大联系。这时候我就更紧张了。

你看过《夜不语》吗?

里面的有些故事之间,除了主角一个人的名字之外,其他所有都不相同。

当然秦岭这个故事没有这么要命,除了同伴有变化外吴邪还是正常设定下的吴邪。

从《云顶天宫》再一次看到闷油瓶出场时,简直激动万分只差没吃点什么以示庆贺……虽然他是专业失踪人口,虽然他沉默又面瘫,虽然他总是与团体保持若即若离的状态……但他的存在感却异常的强,无法忽视无法忘记。

鉴于整本书都是第一人称,所以代入感也很强,小哥在火车上向吴邪示意的时候完全能体会到天真的安心感从何而来。

有这样一个人在旁边,危险系数直线下降是错觉吗?

后来在很多地方都看到这样一句话。

麒麟一笑,阎王绕道。

我想大概是真的可以称作“惊艳”的感觉。

我有印象的只剩下在云顶天宫青铜门前的那一次了,混进借道阴兵队伍里的闷油瓶对天真说着再见,然后转身进入了门内——隐藏着最大秘密的终极所在。那种景象在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与雄伟巨大而阴森诡异的青铜门相比,人的形象实在太过于渺小,强烈的对比反差下就如同荒诞诡谲的幻觉。

偏偏我关注的只有那个微笑。

每次和别人说起这里,总会语无伦次。

 

《蛇沼鬼城》是个让我感觉很累的故事。

好消息是从这个故事开始闷油瓶的台词和戏份都变多了(由衷地鼓掌)。

坏消息是从开头到结尾惊喜不断。

只要认真看过这本书的人想必都能很自然的接下这句话:“我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

和与之相对的另一句经典名言:“如果你消失,至少我会发现。”

其实最戳心的大概还是:“吴邪,我是站在你这一边的。”

在此之前从来没想过小哥能做出这种真心剖白来,我几乎愣了一下接着就开始数字数啊。

天啊,张起灵说了这么多字!

在这一本里我被惊吓的程度不亚于在西沙看到张秃……

“天啊,是陈文锦!”

为这句话特地从头翻了一遍只为确定小哥用过多少感叹号的人伤不起啊,那一瞬间我感觉到了有一只三胖子藏在书页背后呵呵偷笑啊有没有!

好,大家一起唱,一,二,三:宁姐丢了命,小哥丢了刀,迎来文锦,送走三叔。踏平野鸡脖走丛林,斗罢西王母遇黑瞎,啊又出发,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胖爷你晕蛇好了吗,鸡冠蛇人语六级啦,小哥你现在好么,失魂症又发作啦,敢问路在何方,天真脚~下~(配乐:敢问路在何方,感谢西游记剧组)

咳,失忆这个梗,三叔你居然真写啊。但失忆后的闷油瓶一如既往的闷,结果就是大家开启新副本准备刷广西了。

看完这个故事以后真的觉得累,小三爷那种深深的疲倦感透过字里行间都感受得到。

失忆后的闷油瓶人气和烟火气又弱了一点,看到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瞬间觉得回到人世(推樱花错_r的子不语,接蛇沼,虽然是个坑)。

 

身在广西的闷油瓶有一种出水莲花般的清透感(什么鬼……)。

然而广西这个故事让我觉得有种阴凉从背后渗透,盘根错节的复杂关系初露端倪,幕后隐藏的势力牵扯和山中诡异的生物无不透露出阴谋的气息……

然而,这些都并没有什么用。

我只知道,有三个人一直在,连被困在石中周围敌人逐渐逼近都不能把他们分隔。

大概认真严肃的小哥拥有让人移不开眼的魅力。

“还好,我没有害死你。”

在这样的话语前,警告般的不利预言也只是失败的猜测。

麒麟,踏火焚风,镇凶辟厄。

 

后面的故事,按部就班的进行着。

后来他们三个一起去北京大闹拍卖场,遇到了一个盯着他手的霍老太太。

后来他和胖子又回到广西。

后来他和霍家人一起进张家古楼。

后来他被胖子和吴邪从古楼里救出来。

后来他又失踪了。有天突然出现在吴邪面前,和他告别。

……

后来他进了青铜门。

后来,就是十年。

 

翻帖子的时候看到这么一条微博,大意就是说,每次看到男主淡淡的……淡淡的……淡淡的……就想给他加一把盐。本来还觉得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然后我看到了最右和最右的左边。

“……淡淡的冲他一笑说还好我没有害死你,淡淡的跟他道别,淡淡的忍着手腕折断的痛返回来救他,淡淡的把他弄晕,淡淡的替他走进了青铜门……我的那把盐撒进眼睛里了啊坟蛋!”

“有时候不是盐,是骨灰。”

瞬间心里一酸就哭了啊喂。

 

今天是吴邪去长白山接小哥的日子。

去年的时候本来都做好了打算,一放假就开始定时间订票,一定要去看一看,甚至在图刚出的时候把头像都换成了全套的“长白山见”,但还是因为各种原因没能去成。又因为搬家,断网一周,连跟着大家同时刷刷微博贴吧的机会都没有。三叔的连载本来想等到17号,也就是今天一口气补完,也只能往后拖。从昨天晚上开始,总觉得心里有什么地方好像纠结着,一想到这里就觉得遗憾。

主要还是因为,身边没有一个能和我交流关于盗笔,关于闷油瓶的人吧。

看到了大家在网上发的一些活动,比如签字横幅,留言,匿名短信,寄明信片什么的,所以早上醒来之后就决定一定要写点什么,就算最后没人看见也不要紧,只要我确定自己不会忘记就好,留作纪念。

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一句话,一个关键词,就可以重新唤起阅读时的种种回忆。啊,原来当年我还看过这本书,喜欢过这样一个人。(严肃考虑是不是该开个坑纪念一下,不过一想到电脑里还有一堆完结无望的大坑,咳……当我说没都没说吧……)

 

刚才好像还有一点忘了说,感触最深的就是三叔写的后记里面,对于铁三角三个人分别的一段描述,他说,张起灵是个强大如神佛般的男人。

“带我回家。”

这句话,我们每个人都听到了。

小哥,闷油瓶,哑巴张,张起灵。

2015年8月17日

长白山

青铜门外

带你回家。

 

评论 ( 5 )
热度 ( 6 )

© 苏陵榕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