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521一颗简单的忘羡糖

发布了长文章:520-521一颗简单的忘羡糖

点击查看

2017-05-21

网易缥缈之旅世界2频简直……夜间对诗,吓得我立刻换输入法接诗了(「・ω・)「嘿

2017-04-16

不吐不快

崽崽是靠碎片凑出来的谢寮大佬【打到三十级自己就只有四根狐狸毛……

为什么自己打本一上来就突突小Boss突突十来下人家血都没了还不停,和别人打觉醒大蛇就二连,你不能因为我带的针女主属性是速度就这么抗议

【有本事你把我男朋友抽出来天天突突×20】

崽,一只任性的狐

顺便今天打完探索出了石距和妖气,然而我沉迷刷LOF并没有注意白白浪费了【趴地哭.GIF】

2017-04-15

【双道长】随手摸鱼个歌词

其实是期末考试之前写的,只会写词没有曲,求个会谱曲的小伙伴(。・ω・。)ノ♡


我从山中来

霜华一剑分雾霭

世事莫测如沧海

春风人不待

欢歌笑饮金鳞台

谁识人心红尘里外

邪佞不除天意亦无奈

唯有旧事满心怀


明月清风 时人俱识 当年风采

傲雪凌霜 余生无言 此心不改

曾携手同游 共话茶白 故人今安在

霜华既出破邪害

拂雪动尘埃


山风吹送远

拂去衣上白雪寒

相逢却恨晚

谈笑旦夕间

执剑偕行历河山

但求同道长相伴

除魔歼邪何必声名远传

未料竟是不得安


以我双眼 换你目中...

2017-02-09

【判官视角】不当狗粮的每一天(2)

昨天学校各班开元旦晚会,COS真红我简直……不穿羽绒服在寒风中满楼层逛荡,从高二走到高三收获吃货学长的美食馈赠,总之很开心,但今天早上蹭起来上学嗓子哑了QAQ

这次的主题依然是琐碎的日常


02.

阿爸真的给我打满了觉醒材料,太不容易了。

好吧,上次的祈愿有一定效果,看来以后没事可以多在樱花树下面想想未来。

但你以为这就是结束了么,并没有,很快我们纷纷认识到一个严肃的问题:雪女阿姐她满级了。然而,当阿爸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必须有三只三星狗粮才能给阿姐升四星时,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慌在寮里蔓延开了。

不!阿爸!你别看我!快转过头去!

那段时间过得提心吊胆的,每天阿爸的眼神就在我,食发鬼...

2016-12-30

【判官视角】不当狗粮的每一天

17级萌新【并不萌】求带

我认识的每个阴阳师都蛮横地吸走了我的欧气,就这样

没什么剧情,就是写写我的日常


01.

在别人家,我几乎只有当狗粮的份。

但在阿爸心里,我大概是专门吃狗粮的。

在我们家,不当狗粮的达成条件是很宽松的,只要你稍有点用或者只要是R以上都可以,毕竟阿爸他现在那么非,具体参见我们家从抽出来就从来放羊的青蛙和巫蛊师和雨女和椒图。

作为阿爸除了雪女阿姐之外最信任的大儿砸,从来没有后顾之忧。

但现在阿爸不敢画符家里很久没有来新人了,有点寂寞。

前两天,狐狸二姐说,阿爸的好友把刚觉醒的三尾狐喂掉了,她拽着我三条尾巴一抖一抖的,好像是哭了。

隔壁的狐狸姐姐以前常...

2016-12-21

【万圣节】不给糖就捣蛋

薛晓糖注意0000

前两天期中考……然而并没有考好……

不过,历史课代表历史最高分的欣慰w

别问我为什么现在才写,手写的本子是错题本交上去没发……


戴好兜帽,用帽檐遮住大半张脸,手里拿好南瓜灯和提篮,最后再仔细检查一下耳朵和尾巴。

很好,一切就绪。

平时用来放花的篮子沾染着植物的气息,沿着手臂一点点盘旋上来,在清凉的夜风里散开。

阿菁的心情特别好。

今天晚上一定可以要到很多很多糖。

全都藏起来,绝对不会留给某个阴险的家伙的。

长着猫耳朵和尾巴的小女巫愉快地加入了万圣节游行的队伍。


松香擦过琴弦,带起一声细微的嗡鸣。

晓星尘转过头看向窗外,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镇...

2016-11-09

【目失症】暗(二)

成美主场~

我要放一小颗糖~

改了一下tag 轻拍←w←

原梗见图  http://imglf2.ph.126.net/Y075Q4LvwMR-ub3oeSZmSw==/6632114500768386221.jpg


环境的黑暗终究只是暂时的,永恒的黑暗存在于人的心底。

这句话是从哪看到的,已经不记得了。但无论在什么时候,哪怕是在某个“领导”闲的没事要求提高精神素养背名人名言的时候,蹦出来的也总是这句话。

也许这是我自己说的呢。

薛洋现在心情很好,对着空气也能不自觉地笑起来,露出两颗显眼的小虎牙。

他的礼物已经到了,他为此付出许多心力,就是为了得到这份礼...

2016-10-29

暗 【目失症】(一)

原梗见图 

双道长/薛晓警报!!!

段子?最多不到十章大概

人物属于秀秀OOC属于我

还有,别砸我←w←


上午十点三十分整,世界是一片昏暗。

研究所三号实验室的灯光调整到最大亮度,穿透黑纱一般笼罩在眼前的暗,映入眼中。

晓星尘的视力毫无缘由地迅速恶化着。

开始只是偶尔会觉得模糊,慢慢的过了月余,视野内越来越暗淡,仿佛不知何处凭空生出一个黑洞将光线捕捉进去再也不放过。去医疗室的检查毫无结果——他的眼睛好得很,比那些经常需要佩戴护目镜的机械师更加健康——医师甚至委婉地叮嘱他最好再去一次斜对面的心理咨询室。

其间他请了三天的假。

在经历过初期的惊慌失措,无能...

2016-10-22
1 / 4

© 苏陵榕尽 | Powered by LOFTER